您好!欢迎来到上海松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| 收藏松俊
客服热线:
021-00000000
客服工作时间:9:00-18:00
网站首页 新葡京头条  
新闻资讯
News
新闻资讯
 
新闻资讯
【新人发文】逐风者(r18)
来源:bbin直营-bbin游戏-bbin注册 时间:2019-11-21 04:01:06 浏览:34次

  亚索x易(易x亚索)(咕嘿嘿,楼主的执念)

  “呵哈哈哈……”一团黑影突然出现在剑客面前。“那就来看看……谁更强?”忍者分裂为三团影子侵入剑客。“瞬狱影杀阵。”劫低笑一声。“面对疾风吧!”亚索拔剑一挥,风墙已经出现。“嗖。”劫的手里剑擦破了亚索腰部与小腿,带出了点点鲜血。

  亚索又挥出了一道旋风,直接袭向忍者,可惜,忍者下一刻又换到了剑客的背后。“游戏结束……”劫拿着一瓶装着金黄粉末的瓶子支在剑客鼻下,奇异的香味刺入剑客鼻腔。“纽罗西花……”

  (纽罗西花是一种花粉有**作用和催i情作用的花,如过吸入过多会昏迷。虚构的)

  “嗯……”凯隐的唇和亚索的唇相接。“唔……想喝水吗?”亚索的嘴唇已经干裂。“一会让你喝个够!”凯隐脱下裤子,放下一直握在手里的镰刀。“该死……”亚索紧咬嘴巴。“喂……反抗一下,这样才好玩啊!”“桀桀!”两种不同的声音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,让亚索感觉十分怪异。“含住。”忽然的一股腥味闯进亚索的鼻腔,眼前这根已经是半软不硬的状态。亚索闭上了眼,扭过头去。突然发觉手上的束缚消失了。“妈的,滚开!”手臂扬起,向下劈时,手臂却又是一种被紧握的感觉。“呵哈哈……”两个影子同时出现在亚索的左右,钳住了亚索的手腕。“如此性感……”阴影中,劫出现了,将亚索的披肩拆下,在耳边慢慢吹出热气……“师傅。”凯隐点点头。“去,拿点纽罗西花粉。”劫吩咐凯隐。“我要好好品尝一下你……”

  劫取下了头盔,银白色的头发和猩红的眼,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邪气。“唔……嗯哈……”劫将头埋的很低,感受着这个剑客的味道。“嗯,很敏感嘛……”劫的两只手在亚索的胸前摸索着。两个控制着亚索的影子还在。“师傅……我找来……”凯隐拿着一瓶装着金黄粉末的瓶子,出现在了暗影中。“我让你舒服了,你也要让我舒服舒服……”劫好像没有听见凯隐说话,与亚索身后的影子交换。“我也来。”凯隐一个箭步就到了亚索身边,将瓶子丢在一旁,脱下裤子,直接将还没有觉醒的巨物捅进亚索的嘴里。“呜呜……”亚索感受着嘴里的东西一点点膨大起来,体内的什么东西好像被点燃了一样。“真紧……”身后的劫将两根根手指插入到剑客的后穴,做着扩张运动。“哈……唔……”凯隐发出一串呻吟,“真骚!”看着亚索开始前后摇摆,凯隐开始了腰部的运动。亚索后穴的手指也由两根变成了四根。“我已经等不及了……”劫在亚索耳旁喃喃着,呼出的热气让亚索感到一丝快感。

  “哈,我要…忍不住了……”凯隐慢慢的仰起头,手突然揪住亚索的头发。“唔!”凯隐的家伙拔了出来,但还是慢了一步,不少津液留在了亚索的口腔,随着腥臊味被亚索条件反射的咽了下去。“嗯……看这****子!”劫脱下裤子,已经涨得发痛的性器插入了亚索的后庭。“真紧!啊……舒服……”亚索被劫托了起来,坐在了劫身上,亚索的肉棒也已经流满了透明液体。“哈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永恩……”亚索神志不清,说起了胡话,但身体的刺激,还是在亚索的意识里留下了印象。

  劫的腰前后动了起来,每一次都接触到更深的地方,“啊……”亚索貌似被触到了敏感点,叫了起来。“抱……抱我……”无意识得话语更加刺激了劫和凯隐的神经。“让你爽个够!”劫没有停下腰部的动作,又分出一个影子,蹲在亚索下面,吞吐着亚索的肉棒。“再来!”凯隐再一次将性器捅入亚索嘴里。“感受……影流之力……!”劫直接在亚索的体内射出,整根肉棒都彻底顶在那个敏感点。“啊!……”亚索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,下体也是射了出来。凯隐加快腰部动作,又一次射在了亚索的嘴里。

  长时间没有真正的水和食物,亚索已经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。没有衣物遮拦,他感觉到刺骨的寒冷。他挣扎着晃动自己的腰,想用脚去拨到剑,然后在下一次他们来这里时做最后的了断。

  “宝贝儿,小心点!”亚索听到暗影之外传来的男人的声音。“知道啦!”又是女人的声音。“谁敢闯我影流之地?!?”劫的声音也出现了,带着一丝愤怒。

  “叮……”好像刀刃掉落的声音,越来越细密。“砰”的爆炸声,黑暗瞬间消散,亚索跌在地上,旁边是他的酒壶和衣物。挣扎着灌了几口酒,感到身体正在暖和起来。披上衣服,擦掉自己身上被蹂躏的痕迹。头晕乎乎的,好像又发烧了。亚索打算歇息会。不知怎么,这里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  “嘿!亲爱的!这里有一个受伤的艾欧尼亚人!”洛张开双翼,看着靠在废墟旁抱着双臂低着头,已经睡着的亚索。

  “哦。那,把他带到我们那里去吧。”霞过来了。蹲下看了看亚索的伤势。“需要包扎一下。”

  “这种事就让我们男人做吧.”洛比了比肌肉,把亚索扛在了肩上。“唔……永……”亚索反抗了一下,但并没有醒来。

  “这里是……哪儿?”亚索被疼痛弄醒,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“老哥,你终于醒了。”洛端了端手里的碗,里面是草药。“你受伤了,伤的还不轻,先歇息一会吧。”

  从梦中惊醒,亚索发现自己流下了眼泪。“嘿,老哥,伤恢复的怎么样?烧应该已经退了吧。”似乎刚从屋外回来的洛望望亚索。“要不要喝口水?我刚打的。”洛指了指刚提回来的水桶。“谢谢。”亚索点点头。

  几乎在瞬息间,洛就把一个盛满水的碗递给了亚索,再优雅的鞠了一躬,亮亮他金色的羽毛。

  “吨吨吨”(写到这里我笑出来了哈哈哈哈)亚索抹了一下嘴。水有一股莫名的甜味。

  “你是从哪里打的水?这附近好像没有溪吧。”亚索感觉身体变暖。

  “我们发现你的时候,旁边有一个湖,你没看到而已。”洛忙活着自己的事。

  洛好像想起什么。“老哥,看这个,我刚才打水捡到的。”洛拿起一瓶里面装有金色粉末的瓶子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亚索忽然回想起之前被影流的人凌辱的场景。

  “装有纽罗西花花粉的瓶子,打开瓶口轻闻一下,就会有催情的作用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亚索感到身体变的燥热,前面慢慢挺立了起来。

  “这个和我的羽毛颜色一模一样呢。”洛展开自己的翅膀,羽毛亮了一下。“不知道这个有没有和我羽毛一样的香气呢?”洛打开盖子闻了一下。

  “不要。。”亚索抬起手,想把瓶子打翻,但洛牢牢地把它攥在手里。

  “嗯,还真香呀老哥,你也闻一下吧。”洛把瓶口支在亚索鼻子下面,亚索避之不及,还是闻到了一点。

  “那个女人呢?”亚索强忍体内的燥热,趴在床上。

  “她…她去执行任务,说让我留在这里陪你…”洛好像也有了反应,找了一个凳子坐下。“老哥…我怎么…好像有点热?”洛拉拉领子。

  “我…我好痒…”亚索呻吟出声,他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想要被侵犯。

  亚索快要失去神志,他抓到洛的胳膊,摩挲着。

  “老哥…恐怕…我也需要躺一会……”洛翻身上了床,也躺在了床上。

  “唔啊……”亚索的前段已经硬的发胀,后面也奇痒难忍。

  亚索摸着身边的洛,不小心摸到了洛的那一根。

  “老哥…别…我快要忍不住了……”洛翻过身。

  亚索抱住身边的洛,勃起的性器顶着洛结实的后背。“唔…我…想要…”

  洛的舌头极具侵略性的闯入了亚索的唇。两根充血的性器顶在一起。

  亚索跪在洛的下面,口中吞吐着洛的器物,手也抚摸着洛的两颗挺立。“唔啊……”洛舒服的呻吟出声。“我……后面…”亚索坐起身子,骑在洛的腰间,后面慢慢坐下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后面传来被撕裂的痛感,但又有一种性i爱的快感。

  “唔……哦……”洛感觉自己的前段被紧紧包裹,“嘶……”洛已经感到了明显快感,抱住亚索顶了起来。

  “啊…唔……”亚索的前半身趴在洛身上,抱住了洛。

  “抱我……”亚索好像极度没有安全感,右侧身体贴在墙上,抱着洛,身体颤抖着。而洛也热情地把自己的双臂环在亚索背上。“唔……”洛找到了一个凸起,一直顶着这里。

  “哈……”亚索被找到了弱点,射在了洛的胸膛。

  “我…要…射了……”洛大叫起来,腰部的幅度越来越大,最终将属于瓦斯塔亚人的热流留在了亚索体内。

  “老哥,事已至此,我们还是……乘霞还没来前赶紧收拾好!”洛皱着眉头严肃的对亚索说。“那我们先去洗…不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洛飞快得穿上裤子,跑出了屋外。

  “唔……”亚索看着床上一片狼藉,捂了捂额头……

  莫名萌上了韦鲁斯x亚索,以后如果有机会就写

  劫/凯隐x亚索 √(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根号)

Copyright @ 2006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2911号中关村科技大厦1303室 bbin直营-bbin游戏-bbin注册